陆青衣冠禽兽。

既不高产也没质量的陆青衣。今天也是无所事事。
随便写写。

【丹嘉】有些糟糕的日常

*两人同居中。
年龄不明的成年男子与九岁的“孩子”。
写作孩子读作人造人(。
*是糖。有ooc。
*随便写写,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丹尼尔和嘉德罗斯两人,在确定关系后就开始同居了,这看上去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事实上,嘉德罗斯只是换了个地方继续当他的小少爷,而丹尼尔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
     


    嘉德罗斯总是喜欢变着花样地叫丹尼尔,也不知道他是在挑衅还是在给自己找乐子。
    丹尼尔自然是无条件地包容他。他觉得,如果这是情侣间的小情趣的话,好像也还不错,为什么要为了这点小事惹他的第一名不高兴?
    
    渐渐的,丹尼尔也习惯了自己的爱人对自己的那些称呼。
    为什么他不能把这些小心思用在别的地方?
    丹尼尔有时候还是会这样想。他有些无奈,但又乐在其中。
     
   “对未成年也下的去手?真是个变态......”
   “别用你那张虚伪的笑脸看着我,‘裁判长’。”
   “收起你那些恶趣味的想法,渣渣。”
   “......别说那种腻死人的话,蠢货。”
    
     嗯......如果这种称呼也算是情趣的话?
    
     当然,丹尼尔从不会反驳嘉德罗斯。
     因为丹尼尔比谁都清楚,嘉德罗斯认真的时候绝对会好好地叫对方的名字。
      虽然嘉德罗斯不擅长说情话,也不屑于那么说。但有的时候,他却能毫不犹豫地向丹尼尔打出一发直球,直击心脏。
   
   
     “我爱你,丹尼尔。”
     
    
    
     
      
  

     

【丹嘉】手铐

#一辆假车。大概是糖。*丹嘉。
#我没见过比我还不要face的人,一篇自戏改一改当文使😂
★———————————————————☆

    “嘉德罗斯,有兴趣来陪我试验一下系统新推出的道具吗?”
       说来有趣,凹凸大赛的系统近期研发了不少新东西。但这个可以抑制参赛者元力的手铐......丹尼尔认为似乎是可以赋予它更多用途。

     让他戴上手铐的过程?那些东西在此刻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
     比那更惹眼的,是此时此刻丹尼尔面前的这副光景:
     积分榜第一名的参赛者嘉德罗斯,此时正躺在床上被裁判长欺压在身下。丹尼尔的双手支撑在嘉德罗斯头部两旁,昔日大天使裁判长,如今却注视着参赛者暗自出神。
     虽然嘉德罗斯的双手被手铐束缚着举过了头顶,此时根本动弹不得。但那双金眸倒是正充满怒意地紧盯着丹尼尔,能感觉到对方目光所及之处像是有团火似的,正在剧烈燃烧着丹尼尔仅存的理智。
     
    “丹尼尔,原来这就是你所说的‘试验’?”
      对方的话将丹尼尔从幻想中拉了回来,语气听上去有些挑衅的意味。
      在这短短的过程当中,向来细心谨慎的丹尼尔发现了一些微妙的地方:嘉德罗斯除了起初试图挣脱手铐之外,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甚至不难察觉到......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要抵抗的意图。
      
     “要是被其他人知道,大天使裁判长还有着对参赛者下手的兴趣的话.....啧啧。”
        丹尼尔将嘉德罗斯的神态变化和小动作尽收眼底。对方那双紧盯着自己的眼睛和微微扬起的下巴明显是在向自己示威,仿佛在警告着自己他完全有能力将眼前这人拆吃入腹。
     
    “当然,但这只是试验过程的一部分。”
       丹尼尔极力维持着自己一贯的从容和温和,但事实上是,他的双手早已因为忍耐而青筋微露。
       嘉德罗斯不屑地冷哼一声,偏头瞥了一眼头侧对方的手。他不得不承认对方的手很好看,整日藏在手套中也太过可惜。
        
       嘉德罗斯是个人造人,这点他自己比谁都清楚。虽然他的“年龄”只有九岁,但他无论是心智还是大脑,亦或者是思维方式都并不只是个九岁孩子。
        嘉德罗斯也的确希望有机会可以同裁判长打一架,但他没想到这机会来的这么快,虽然场地是在......床上。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嘉德罗斯的心中蠢蠢欲动——
        说起来或许有些奇怪,他想同眼前这人接吻。但这种话......堂堂第一名的嘉德罗斯怎么可能会说的出口?

      丹尼尔并不知道对方心中所想,况且他也无从得知。他只知道自己此时的心跳在渐渐加快,大脑一片空白,而心中则躁动不已。
       这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丹尼尔俯下身凑近了些,在嘉德罗斯的耳边低声说着,似是在回应着他的挑衅。

    “谁也阻止不了我喜欢你,嘉德罗斯。”
    “神也不能。”

失踪人口回归[?

失踪人口回归。

没时间写啥了,只有那篇平田的文风挑战在持续修改。

那么晚安。


以及最近入了AT探险时光坑。CP向通吃。写作业时候看效率都变高了[。


夭寿了以前随便写的ooc严重的文被翻出来了,回去看了看错字语病乱七八糟的[。

有时间把那些玩意儿翻新一遍,吧。

挖洞组的脑洞很多啊但是组织不出来语言,夭寿了。

最近还在码一篇挖洞组的,没写完也没修改设定有问题我都快疯了了smoke.

还有我的作业,

fuck.

全是渣文瞎写的还能有28个关注真的,特别的高兴。那个狱都的考试鼓励也有30个左右的喜欢和推荐我真是受宠若惊:')

总之会常驻lofter,请多关照意见啥的提出来也好,私信评论我都有看。

那么晚安。


随便加了个水印。挖洞组的脸是照着MMD画的[然而并不像。平腹的动作是照着画的,田啮的竖中指是照着自个儿手摆动作画的。我好闲啊[。

手残,砍手。我这日了狗的拍照技术。唉。暗搓搓打个tag。


最近脑洞之会出现几个片段或者一句话,再者就是我的水平还不能把一句话拓展开写篇啥[。我的心好痛。


人艰不拆

脑袋里突然想到一个梗特别可爱而且想画画,然后爬起来坐到椅子上打开台灯拿起笔翻出速写本一切准备妥当准备下笔时,

等等,我要干什么来着。


“能活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辛苦你了。”


自恋[?码个梗。

记着空间有条说说,意思大概就是自己和自己的性转结婚的话愿意吗。

那肯定,愿意的要死。毕竟像我这样又帅又暖的人不多了。[然而是个单身dog

————————————————————

两个人都会选在靠窗户的位置,能抱着手机在那里坐上一整天。或是在雨天时候大开窗户,享受着美好时光坐在那里画画。

也终会有一方耐不住性子主动搭话,

“哎来来来你看这条说......”异口同声地说出,然后是两个人冲着对方傻笑。

阳光正好。还有两个人的笑容。


穿着宽大睡衣在家里乱逛,嘴里还喋喋不休地吐槽着对方有多邋遢。其实两个人差不了多少。

“你看看你的头发都成什么了。”“你还有脸说我?”自个儿伸出手使劲揉了揉对方的头发,让它看上去像刷锅用的钢丝球。

“好了,差不多了。”“我靠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啦啦啦!”

接下来就是你追我赶把卧室弄得一团糟,最后还得俩人一块儿收拾。


“都是你整的。”“管我P事啊???”“诶哟小伙子翅膀硬了啊?!”“你你你你别过来!我报警了!”


先写的这儿其他的明天再说。

Good 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