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衣冠禽兽。

既不高产也没质量的陆青衣。今天也是无所事事。
随便写写。

遐正|假车】这可是公共场合

·才补完的桐花医院,cp粮也太少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小学生文笔。
*ooc有,我觉得。
*遐正。
·如题,是个关于羞耻play的假车。
—————————————————————
    
      一开始,路遐还无法完全适应现在的情况。脑子甚至一时半会儿还没有绕过弯。
      自己现在的状况......说好听点儿是“它”,是“死神”,但事实上这跟幽灵又有什么区别?
      唯一让他高兴的事,是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孙正在一起了。
     
      哎,这么一想好像也还不错!
      路遐的乐观精神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发挥作用。于是他哼着小曲儿坐在了三楼的楼梯上,看着白天依然忙碌的人们暗自出神。
     
      
      在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孙正后,路遐换来的是对方一阵短暂的沉默,现在的气氛甚至略显尴尬。
       “嗯......那也是那种,比较厉害的幽灵。”孙正摸着下巴思考片刻,试图找个理由糊弄过去。
       “你认真的吗,正......?”路遐对这个回答有些哭笑不得,不得不说自己的爱人的确是少了点儿幽默细胞。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路遐一把拉住了眼前人的手腕,径直往资料室走去。
         即使两人相处了这么久,孙正依然是有些不习惯对方的行动力以及经常冒出的奇怪想法。
         鬼知道路遐到底想干什么......哦不对,现在就算是“鬼”也不知道了。于是孙正也顾不上询问,只好顺从地跟着他向资料室走去。

         
          两人现在在医院里进进出出倒是方便,连门都不用开,免去了开锁等一系列麻烦的动作,直接穿过资料室外的墙壁进到室内。
          
          刚到了资料室,路遐就一把将对方揽到怀里,同时又下意识地环视了一下四周。
          这儿早就被医院的人员打扫干净了,连书架都换了新的。但路遐此行的目的显然不是搜寻资料,用他的话来说,他是来——享受生活的。

         “你把我带到这儿来干什么?”孙正对于他的想一出是一出有些不满,皱着眉拍开了正欲环住自己腰的不安分的手。
         “没什么,就是有件事想实践一下,稍微配合我一下吧孙大才子?”路遐一边好声好气地说着,一边又继续将背对着自己的孙正圈进怀里。   
         路遐一只脚卡进了怀里人的两脚之间,微微使力地向旁一带,孙正的两条腿便自然地敞开了。
         而孙正此时则处于一种极其被动的状态,重心不稳险些跌倒时一把扶住了面前的书架,一时间有些举止失措。
         孙正想回头骂他,却发现身后的路遐更加得意忘形了,两只手竟然都伸到前面来解他的衬衣扣子了。
        
        “喂!你搞什么?!”
         路遐不难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些许怒意,但依然若无其事地凑的更近,几乎是贴着孙正的后背在他耳边低声回答。
        “实践的第一步啊,反正又没人看得见,你怕什么?”
         
          对方的话连同湿热气息如同恶魔的蛊惑一般,将孙正先前的思绪全部打乱了。
          他完全有能力反抗,但是他选择了接受。   况且路遐身上的味道还挺好闻的......等等,他到底想干什么?!孙正回头瞪了他一眼,正好对上路遐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
           
          孙正终于发现自己现在这副姿势有多色情了。
          微微弯下腰两腿敞开站着,对方仗着身高优势一只手圈着自己的腰往上抬,尽力不让他倒下去,自己的双手扶着书架只堪堪支撑起身子,这姿势实在是太难受了......路遐这白痴到底在干什么,白日宣淫?

           直到资料室的门传来一声“咔哒”的开锁声,路遐能感觉到孙正整个人都紧绷着,想必是紧张起来了,这正是他想要的。路遐镜片后的眼睛似乎都在发光。
           但不同于当初对门外未知的恐惧,此时的孙正是因为此时的不雅姿势,以及两人做这种事时被发现的羞耻感而紧张。
           像偷吃蜜糖的小孩听见了大人的脚步声一样,孙正不敢再有大的动作,生怕发出什么声音惹来别人的注意。

           成功了。
           路遐勾起嘴角露出得意的神情,手上动作也没闲着。解开孙正的衬衣后一只手径自向里摸去,手掌覆上对方肌肤带来的冰凉触感惹的孙正倒吸口冷气,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
         “路、路遐......你给我把手放开!”孙正尽量压低了声音用命令似的口吻冲他说,好像生怕被进来的那个小护士发现了一样,明明很凶的语气此时却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两人现在的确是在交往,就像他俩曾说的做对儿“鬼夫夫”。
            但肢体接触也仅仅停留在拥吻,那还是路遐主动的。孙正实在是不善于做这种事,处于被动地位让他更加不习惯。

         
       “我不放,正你就暂时享受吧。”
           路遐自顾自地抚摸着孙正的肌肤,一只手指极具挑逗性地从对方的喉结、锁骨和胸口,一路划至了裤腰与肌肤的缝隙,手还恶意地摸向人裆部。
           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路遐的语气中满是压抑不住的喜悦,兴致更甚地向孙正报告这个好消息。即使对方并不怎么想知道。
          “哎呀......正,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你了。”路遐说着,把孙正圈的更紧了些,“小帐篷都撑起来了,还说让我走?”
          孙正顿时感觉脑子一片空白面红耳赤,却仍然颤颤巍巍地开口想反驳,出口的话听上去反而有些撒娇的意味。
       “啧......你给我把嘴闭上!”孙正一边说着,一边动了动身子试图挣脱路遐的束缚,但全部是无用功。

————————————————TBC.———
           

      

      

【丹嘉】有些糟糕的日常

*两人同居中。
年龄不明的成年男子与九岁的“孩子”。
写作孩子读作人造人(。
*是糖。有ooc。
*随便写写,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
      丹尼尔和嘉德罗斯两人,在确定关系后就开始同居了,这看上去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
      但事实上,嘉德罗斯只是换了个地方继续当他的小少爷,而丹尼尔对此并没有什么意见。
     


    嘉德罗斯总是喜欢变着花样地叫丹尼尔,也不知道他是在挑衅还是在给自己找乐子。
    丹尼尔自然是无条件地包容他。他觉得,如果这是情侣间的小情趣的话,好像也还不错,为什么要为了这点小事惹他的第一名不高兴?
    
    渐渐的,丹尼尔也习惯了自己的爱人对自己的那些称呼。
    为什么他不能把这些小心思用在别的地方?
    丹尼尔有时候还是会这样想。他有些无奈,但又乐在其中。
     
   “对未成年也下的去手?真是个变态......”
   “别用你那张虚伪的笑脸看着我,‘裁判长’。”
   “收起你那些恶趣味的想法,渣渣。”
   “......别说那种腻死人的话,蠢货。”
    
     嗯......如果这种称呼也算是情趣的话?
    
     当然,丹尼尔从不会反驳嘉德罗斯。
     因为丹尼尔比谁都清楚,嘉德罗斯认真的时候绝对会好好地叫对方的名字。
      虽然嘉德罗斯不擅长说情话,也不屑于那么说。但有的时候,他却能毫不犹豫地向丹尼尔打出一发直球,直击心脏。
   
   
     “我爱你,丹尼尔。”
     
    
    
     
      
  

     

【丹嘉】手铐

#一辆假车。大概是糖。*丹嘉。
#我没见过比我还不要face的人,一篇自戏改一改当文使😂
★———————————————————☆

    “嘉德罗斯,有兴趣来陪我试验一下系统新推出的道具吗?”
       说来有趣,凹凸大赛的系统近期研发了不少新东西。但这个可以抑制参赛者元力的手铐......丹尼尔认为似乎是可以赋予它更多用途。

     让他戴上手铐的过程?那些东西在此刻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
     比那更惹眼的,是此时此刻丹尼尔面前的这副光景:
     积分榜第一名的参赛者嘉德罗斯,此时正躺在床上被裁判长欺压在身下。丹尼尔的双手支撑在嘉德罗斯头部两旁,昔日大天使裁判长,如今却注视着参赛者暗自出神。
     虽然嘉德罗斯的双手被手铐束缚着举过了头顶,此时根本动弹不得。但那双金眸倒是正充满怒意地紧盯着丹尼尔,能感觉到对方目光所及之处像是有团火似的,正在剧烈燃烧着丹尼尔仅存的理智。
     
    “丹尼尔,原来这就是你所说的‘试验’?”
      对方的话将丹尼尔从幻想中拉了回来,语气听上去有些挑衅的意味。
      在这短短的过程当中,向来细心谨慎的丹尼尔发现了一些微妙的地方:嘉德罗斯除了起初试图挣脱手铐之外,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甚至不难察觉到......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要抵抗的意图。
      
     “要是被其他人知道,大天使裁判长还有着对参赛者下手的兴趣的话.....啧啧。”
        丹尼尔将嘉德罗斯的神态变化和小动作尽收眼底。对方那双紧盯着自己的眼睛和微微扬起的下巴明显是在向自己示威,仿佛在警告着自己他完全有能力将眼前这人拆吃入腹。
     
    “当然,但这只是试验过程的一部分。”
       丹尼尔极力维持着自己一贯的从容和温和,但事实上是,他的双手早已因为忍耐而青筋微露。
       嘉德罗斯不屑地冷哼一声,偏头瞥了一眼头侧对方的手。他不得不承认对方的手很好看,整日藏在手套中也太过可惜。
        
       嘉德罗斯是个人造人,这点他自己比谁都清楚。虽然他的“年龄”只有九岁,但他无论是心智还是大脑,亦或者是思维方式都并不只是个九岁孩子。
        嘉德罗斯也的确希望有机会可以同裁判长打一架,但他没想到这机会来的这么快,虽然场地是在......床上。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嘉德罗斯的心中蠢蠢欲动——
        说起来或许有些奇怪,他想同眼前这人接吻。但这种话......堂堂第一名的嘉德罗斯怎么可能会说的出口?

      丹尼尔并不知道对方心中所想,况且他也无从得知。他只知道自己此时的心跳在渐渐加快,大脑一片空白,而心中则躁动不已。
       这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丹尼尔俯下身凑近了些,在嘉德罗斯的耳边低声说着,似是在回应着他的挑衅。

    “谁也阻止不了我喜欢你,嘉德罗斯。”
    “神也不能。”

失踪人口回归[?

失踪人口回归。

没时间写啥了,只有那篇平田的文风挑战在持续修改。

那么晚安。


以及最近入了AT探险时光坑。CP向通吃。写作业时候看效率都变高了[。


夭寿了以前随便写的ooc严重的文被翻出来了,回去看了看错字语病乱七八糟的[。

有时间把那些玩意儿翻新一遍,吧。

挖洞组的脑洞很多啊但是组织不出来语言,夭寿了。

最近还在码一篇挖洞组的,没写完也没修改设定有问题我都快疯了了smoke.

还有我的作业,

fuck.

全是渣文瞎写的还能有28个关注真的,特别的高兴。那个狱都的考试鼓励也有30个左右的喜欢和推荐我真是受宠若惊:')

总之会常驻lofter,请多关照意见啥的提出来也好,私信评论我都有看。

那么晚安。


随便加了个水印。挖洞组的脸是照着MMD画的[然而并不像。平腹的动作是照着画的,田啮的竖中指是照着自个儿手摆动作画的。我好闲啊[。

手残,砍手。我这日了狗的拍照技术。唉。暗搓搓打个tag。


最近脑洞之会出现几个片段或者一句话,再者就是我的水平还不能把一句话拓展开写篇啥[。我的心好痛。


人艰不拆

脑袋里突然想到一个梗特别可爱而且想画画,然后爬起来坐到椅子上打开台灯拿起笔翻出速写本一切准备妥当准备下笔时,

等等,我要干什么来着。


“能活成现在这个样子真是辛苦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