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衣冠禽兽。

既不高产也没质量的陆青衣。今天也是无所事事。
随便写写。

Dream. [HTF] *Splendid中心

他又做梦了,再一次的。依然是被惊醒。

现在是凌晨两点。

“Oh god......Give me a break......”头疼欲裂。

他迫使自己去重复梦境,但显然那很难,那个红色的身影十分模糊。

“Haha,Lumpy.说起来你肯定会觉得可笑,hero这几天失眠的太严重了!我相信你看得出来它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本hero的工作!所以,Lumpy,给我开几服药,我希望它药效能快点儿。”

“......”

“Hey Lumpy?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

他推了推Lumpy的肩膀。Lumpy长着蓝发的脑袋滑了下来,滚落到他脚边。

“Oh God!Lumpy?!该死.....头好疼......”

他这几天在不停的做梦,醒来,睡觉,做梦。

他去浴室冲了个澡来让他快当机的脑袋保持清醒和理智。

当他吹干了头发向窗外看的时候,他亲眼目睹了一个人跳楼自杀。 红色的影子飞快地从窗外划过坠下。

他坚信是自己看走了眼,直到他将头伸出窗户向才下看,映入眼睛的是Flaky支离破碎的尸体。

红色从她身体流出,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他的眼球。随之到来的还有抑制不住的呕吐感和剧烈的头痛。

醒来时他发现他躺在病床上,和洁白的天花板。还有床头柜子上摆着的几朵野荨麻花。

这几天的梦折磨的他几近崩溃,最糟的是安眠药和止痛药早就吃完了。

他搓揉着紧张的太阳穴,决定出去转转呼吸新鲜空气。

世界给他了个惊喜,小镇空无一人。

除了他,其他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他相信他还在做梦,他惊慌失措的使用能力飞上天空附视小镇,中途差点摔下去。

他快崩溃了。 他的脑袋快要炸了。

“Flippy......Flaky......Nutty......Mo......我,我一定是在做梦!Haha我病的太严重了,都出现幻觉了!God!原谅Hero......”

-----------------------------------

“Splendid,我数三秒,你就醒来——”

“Three——”

“Two——”

“One.”

“BOOM——”

-------------------------------End--

脑洞大开的杰作,毫无意义。瞎写瞎写打发时间。Umm......大概会有后续。吧。
哦对了,以及这玩意儿可能会发展成双英路线,大概。
Good night.

HTF梗,存。

下午体育课时候想了个HTF大概的剧情,英军英/觉军。

在欢乐树村子的森林深处住着Fliqpy,大家都不敢靠近那个森林[大家并不知道还有ppy的存在。

然后一天小Nutty被糖果引诱到ppy家然后被qpy杀了[。

一天拖鞋一行人误打误撞进了森林发现nutty的尸体,带回尸体安葬了nutty。

我们欢乐树伟大的的英雄did![bushi 肩负着赶走qpy的重要任务去了森林的qpy家。遇见了正常的ppy,然后就,一见钟情了呗[bushi

did决定留下陪ppy,没回村子。大家就觉得did可能已经死了就悲伤的为did举行了葬礼。

ppy也喜欢did就努力用药物控制病情,终于一天病情崩溃。qpy和did====两个情敌殊死搏斗[bizui 然后, 俩都死了[。

其实我在脑内构思时候是一个很唯美很棒的故事,为什么写出来看着这么,奇怪。

不管了。

瞎写狂魔

“Hey,怎么了Sherlock?今天为什么戴口罩?等等你脸色也不太好,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John,真的。咳等等......。哦这该死的东西.....。”

“What the F......。为什么是玫瑰花瓣Sherlock?!”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会想办法解决这该死的东西的John,所以我现在不想说话。”

“Sherlock,听John说你生病了......。哈哈,狗尾巴草?这是什么sherlock?”

“我想你没必要知道,Mycroft.”

叶黄日常,大概。

   初夏的阳光总是温和的。

   今天天气不错。对于去公园散步来说,这是个很好的天气。很显然黄少天也是这么想的。

  黄少天硬拉着叶修下楼陪他散散步。

  叶修实在是受不了黄少天不停的在他耳边说话,无奈就顺着黄少天的意思下了楼。随意的穿了件衬衫和外套,就下楼陪黄少天在公园转了转。

  黄少天走在前头,嘴里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叶修比他高两厘米的问题。叶修还是乐此不疲的接着黄少天的话茬儿,顺手点了根烟。

    “老叶你比我高就了不起了吗?!不就两厘米你无聊不无聊啊???”黄少天撇了撇嘴转头冲叶修说着。

    “嗯,那一毛钱也是钱,两厘米也是高啊少天。”叶修吸了口烟,又冲着黄少天的脸呼出去。“我靠靠靠叶修你再抽!抽死你算了!”黄少天皱了皱眉用手挥散了烟。

    叶修用余光瞥见旁边的小话痨好像有点儿生气了,一句话都不说。索性牵起了旁边人的手,晃来晃去的。

    叶修见公园儿里那些小情侣都这样子,就试了试,也不知道对少天效果如何。

     事实证明,效果拔群。

     黄少天愣了愣,“噗哧”一声的就笑了出来。“哈哈哈哈哈叶修你吃错药了啊?还是你帕金森犯了?不怕不怕咱把你卖了都得治好你的病啊哈哈哈哈哈!”
     ......
     然后?然后那两人就一路牵着手,吵吵架聊聊天的,从早上逛到了下午,半天就这么晃过去了。时间还多的是。
   “其实现在这样也不错。”他这么想着。

                                                                 End.

  

闲得无聊写的不知道啥玩意儿的玩意儿。晚安u.

  

《Flippy?Flqpy?》不知道在写些什么。大概觉军?最近脑洞开的有点儿大

大概是小学生文风和神精病一样的脑洞。瞎眼慎入。准备好了?

“越触手可及的东西越是得不到。”
Flippy经常会这么想。
他触碰不到那个人一丝一毫。

“我是你——”
通过一切媒介。只能看见的表面映像。

“Mr.Flippy,你的病情加重了。必须依靠大量药物治疗。”
没有经过大脑就说出来的话是毫无意义的。即使Flippy这么想。

“你是我——”
金色?绿色?
金色。绿色。
镜子的私语。药物的喧闹。

“Still afraid of?”
“Don't be afraid of.”
“Drama has only just begun!”

————————————————————

“越触手可及的东西越是想得到。”
那个人经常会这么想。
开始狂欢吧?

                                                                     END.

我觉得,算不上高产但真的是没啥质量。大半夜的就容易想些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心里想的和写出来的根本就不是一个玩意儿[。本来脑子里就只有开头一句话,后来开写的时候越写越带感,写完了回头看看都是啥鬼啊我靠。
轻喷?在此鸣谢有道翻译[bushi
陆青衣是个渣,从各个方面来说。

脑洞X

Splendid一直都觉得他和Flippy在一起是个正确的近乎完美的选择。

毕竟,买一送一还赠了个Fliqpy,对吧?


umm......大概是军英军?

外面的雨还是淅淅沥沥的,雨点拍打着窗户玻璃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Mole在用他的盲杖弹着钢琴?Splendid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想法。但很显然,Did并不怎么喜欢雨拍打着窗户的声音。

“哦这该死的声音吵到Hero了!”Did索性把正织着的毛衣扔在了一旁,“Flippy你能帮忙把那边的窗户关上吗?”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Did先生。”Flippy正在那边的单人沙发上坐着看书。听见Did的抱怨声他只是微笑着起身看向了窗外。但重要的是,Flippy的笑容简直就像是太阳发出的温和的阳光,至少Did是这么认为的。

“Hey,Did先生,天空放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