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衣冠禽兽。

既不高产也没质量的陆青衣。今天也是无所事事。
随便写写。

【丹嘉】手铐

#一辆假车。大概是糖。*丹嘉。
#我没见过比我还不要face的人,一篇自戏改一改当文使😂
★———————————————————☆

    “嘉德罗斯,有兴趣来陪我试验一下系统新推出的道具吗?”
       说来有趣,凹凸大赛的系统近期研发了不少新东西。但这个可以抑制参赛者元力的手铐......丹尼尔认为似乎是可以赋予它更多用途。

     让他戴上手铐的过程?那些东西在此刻已经显得微不足道了。
     比那更惹眼的,是此时此刻丹尼尔面前的这副光景:
     积分榜第一名的参赛者嘉德罗斯,此时正躺在床上被裁判长欺压在身下。丹尼尔的双手支撑在嘉德罗斯头部两旁,昔日大天使裁判长,如今却注视着参赛者暗自出神。
     虽然嘉德罗斯的双手被手铐束缚着举过了头顶,此时根本动弹不得。但那双金眸倒是正充满怒意地紧盯着丹尼尔,能感觉到对方目光所及之处像是有团火似的,正在剧烈燃烧着丹尼尔仅存的理智。
     
    “丹尼尔,原来这就是你所说的‘试验’?”
      对方的话将丹尼尔从幻想中拉了回来,语气听上去有些挑衅的意味。
      在这短短的过程当中,向来细心谨慎的丹尼尔发现了一些微妙的地方:嘉德罗斯除了起初试图挣脱手铐之外,没有任何反抗的动作。甚至不难察觉到......他似乎根本就没有想要抵抗的意图。
      
     “要是被其他人知道,大天使裁判长还有着对参赛者下手的兴趣的话.....啧啧。”
        丹尼尔将嘉德罗斯的神态变化和小动作尽收眼底。对方那双紧盯着自己的眼睛和微微扬起的下巴明显是在向自己示威,仿佛在警告着自己他完全有能力将眼前这人拆吃入腹。
     
    “当然,但这只是试验过程的一部分。”
       丹尼尔极力维持着自己一贯的从容和温和,但事实上是,他的双手早已因为忍耐而青筋微露。
       嘉德罗斯不屑地冷哼一声,偏头瞥了一眼头侧对方的手。他不得不承认对方的手很好看,整日藏在手套中也太过可惜。
        
       嘉德罗斯是个人造人,这点他自己比谁都清楚。虽然他的“年龄”只有九岁,但他无论是心智还是大脑,亦或者是思维方式都并不只是个九岁孩子。
        嘉德罗斯也的确希望有机会可以同裁判长打一架,但他没想到这机会来的这么快,虽然场地是在......床上。
        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嘉德罗斯的心中蠢蠢欲动——
        说起来或许有些奇怪,他想同眼前这人接吻。但这种话......堂堂第一名的嘉德罗斯怎么可能会说的出口?

      丹尼尔并不知道对方心中所想,况且他也无从得知。他只知道自己此时的心跳在渐渐加快,大脑一片空白,而心中则躁动不已。
       这种无所适从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了。
    
     丹尼尔俯下身凑近了些,在嘉德罗斯的耳边低声说着,似是在回应着他的挑衅。

    “谁也阻止不了我喜欢你,嘉德罗斯。”
    “神也不能。”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