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衣冠禽兽。

既不高产也没质量的陆青衣。今天也是无所事事。
随便写写。

遐正|假车】这可是公共场合

·才补完的桐花医院,cp粮也太少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小学生文笔。
*ooc有,我觉得。
*遐正。
·如题,是个关于羞耻play的假车。
—————————————————————
    
      一开始,路遐还无法完全适应现在的情况。脑子甚至一时半会儿还没有绕过弯。
      自己现在的状况......说好听点儿是“它”,是“死神”,但事实上这跟幽灵又有什么区别?
      唯一让他高兴的事,是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孙正在一起了。
     
      哎,这么一想好像也还不错!
      路遐的乐观精神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发挥作用。于是他哼着小曲儿坐在了三楼的楼梯上,看着白天依然忙碌的人们暗自出神。
     
      
      在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孙正后,路遐换来的是对方一阵短暂的沉默,现在的气氛甚至略显尴尬。
       “嗯......那也是那种,比较厉害的幽灵。”孙正摸着下巴思考片刻,试图找个理由糊弄过去。
       “你认真的吗,正......?”路遐对这个回答有些哭笑不得,不得不说自己的爱人的确是少了点儿幽默细胞。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路遐一把拉住了眼前人的手腕,径直往资料室走去。
         即使两人相处了这么久,孙正依然是有些不习惯对方的行动力以及经常冒出的奇怪想法。
         鬼知道路遐到底想干什么......哦不对,现在就算是“鬼”也不知道了。于是孙正也顾不上询问,只好顺从地跟着他向资料室走去。

         
          两人现在在医院里进进出出倒是方便,连门都不用开,免去了开锁等一系列麻烦的动作,直接穿过资料室外的墙壁进到室内。
          
          刚到了资料室,路遐就一把将对方揽到怀里,同时又下意识地环视了一下四周。
          这儿早就被医院的人员打扫干净了,连书架都换了新的。但路遐此行的目的显然不是搜寻资料,用他的话来说,他是来——享受生活的。

         “你把我带到这儿来干什么?”孙正对于他的想一出是一出有些不满,皱着眉拍开了正欲环住自己腰的不安分的手。
         “没什么,就是有件事想实践一下,稍微配合我一下吧孙大才子?”路遐一边好声好气地说着,一边又继续将背对着自己的孙正圈进怀里。   
         路遐一只脚卡进了怀里人的两脚之间,微微使力地向旁一带,孙正的两条腿便自然地敞开了。
         而孙正此时则处于一种极其被动的状态,重心不稳险些跌倒时一把扶住了面前的书架,一时间有些举止失措。
         孙正想回头骂他,却发现身后的路遐更加得意忘形了,两只手竟然都伸到前面来解他的衬衣扣子了。
        
        “喂!你搞什么?!”
         路遐不难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些许怒意,但依然若无其事地凑的更近,几乎是贴着孙正的后背在他耳边低声回答。
        “实践的第一步啊,反正又没人看得见,你怕什么?”
         
          对方的话连同湿热气息如同恶魔的蛊惑一般,将孙正先前的思绪全部打乱了。
          他完全有能力反抗,但是他选择了接受。   况且路遐身上的味道还挺好闻的......等等,他到底想干什么?!孙正回头瞪了他一眼,正好对上路遐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
           
          孙正终于发现自己现在这副姿势有多色情了。
          微微弯下腰两腿敞开站着,对方仗着身高优势一只手圈着自己的腰往上抬,尽力不让他倒下去,自己的双手扶着书架只堪堪支撑起身子,这姿势实在是太难受了......路遐这白痴到底在干什么,白日宣淫?

           直到资料室的门传来一声“咔哒”的开锁声,路遐能感觉到孙正整个人都紧绷着,想必是紧张起来了,这正是他想要的。路遐镜片后的眼睛似乎都在发光。
           但不同于当初对门外未知的恐惧,此时的孙正是因为此时的不雅姿势,以及两人做这种事时被发现的羞耻感而紧张。
           像偷吃蜜糖的小孩听见了大人的脚步声一样,孙正不敢再有大的动作,生怕发出什么声音惹来别人的注意。

           成功了。
           路遐勾起嘴角露出得意的神情,手上动作也没闲着。解开孙正的衬衣后一只手径自向里摸去,手掌覆上对方肌肤带来的冰凉触感惹的孙正倒吸口冷气,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
         “路、路遐......你给我把手放开!”孙正尽量压低了声音用命令似的口吻冲他说,好像生怕被进来的那个小护士发现了一样,明明很凶的语气此时却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两人现在的确是在交往,就像他俩曾说的做对儿“鬼夫夫”。
            但肢体接触也仅仅停留在拥吻,那还是路遐主动的。孙正实在是不善于做这种事,处于被动地位让他更加不习惯。

         
       “我不放,正你就暂时享受吧。”
           路遐自顾自地抚摸着孙正的肌肤,一只手指极具挑逗性地从对方的喉结、锁骨和胸口,一路划至了裤腰与肌肤的缝隙,手还恶意地摸向人裆部。
           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路遐的语气中满是压抑不住的喜悦,兴致更甚地向孙正报告这个好消息。即使对方并不怎么想知道。
          “哎呀......正,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你了。”路遐说着,把孙正圈的更紧了些,“小帐篷都撑起来了,还说让我走?”
          孙正顿时感觉脑子一片空白面红耳赤,却仍然颤颤巍巍地开口想反驳,出口的话听上去反而有些撒娇的意味。
       “啧......你给我把嘴闭上!”孙正一边说着,一边动了动身子试图挣脱路遐的束缚,但全部是无用功。

————————————————TBC.———
           

      

      

评论(6)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