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衣冠禽兽。

既不高产也没质量的陆青衣。今天也是无所事事。
随便写写。

Dream. [HTF] *Splendid中心

他又做梦了,再一次的。依然是被惊醒。

现在是凌晨两点。

“Oh god......Give me a break......”头疼欲裂。

他迫使自己去重复梦境,但显然那很难,那个红色的身影十分模糊。

“Haha,Lumpy.说起来你肯定会觉得可笑,hero这几天失眠的太严重了!我相信你看得出来它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本hero的工作!所以,Lumpy,给我开几服药,我希望它药效能快点儿。”

“......”

“Hey Lumpy?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

他推了推Lumpy的肩膀。Lumpy长着蓝发的脑袋滑了下来,滚落到他脚边。

“Oh God!Lumpy?!该死.....头好疼......”

他这几天在不停的做梦,醒来,睡觉,做梦。

他去浴室冲了个澡来让他快当机的脑袋保持清醒和理智。

当他吹干了头发向窗外看的时候,他亲眼目睹了一个人跳楼自杀。 红色的影子飞快地从窗外划过坠下。

他坚信是自己看走了眼,直到他将头伸出窗户向才下看,映入眼睛的是Flaky支离破碎的尸体。

红色从她身体流出,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他的眼球。随之到来的还有抑制不住的呕吐感和剧烈的头痛。

醒来时他发现他躺在病床上,和洁白的天花板。还有床头柜子上摆着的几朵野荨麻花。

这几天的梦折磨的他几近崩溃,最糟的是安眠药和止痛药早就吃完了。

他搓揉着紧张的太阳穴,决定出去转转呼吸新鲜空气。

世界给他了个惊喜,小镇空无一人。

除了他,其他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他相信他还在做梦,他惊慌失措的使用能力飞上天空附视小镇,中途差点摔下去。

他快崩溃了。 他的脑袋快要炸了。

“Flippy......Flaky......Nutty......Mo......我,我一定是在做梦!Haha我病的太严重了,都出现幻觉了!God!原谅Hero......”

-----------------------------------

“Splendid,我数三秒,你就醒来——”

“Three——”

“Two——”

“One.”

“BOOM——”

-------------------------------End--

脑洞大开的杰作,毫无意义。瞎写瞎写打发时间。Umm......大概会有后续。吧。
哦对了,以及这玩意儿可能会发展成双英路线,大概。
Good night.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