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青衣冠禽兽。

既不高产也没质量的陆青衣。今天也是无所事事。
随便写写。

[狱都事变]*平田 文风挑战。持续修改中。

1.自己惯有的文风
“喂,田啮......醒着吗?”平腹蹲在床边纠结地皱着眉头,眼中的担忧也毫无掩饰的展露出来。
他不善于掩饰自己。或者说,他并不会把心思用在如何收敛情绪上。
但也难得平腹能这么安静。他尽量放轻了声音轻声问田啮。

“嗯......。”田啮侧过身尽量不与平腹的眼神交汇。他此刻当然十分清醒,毕竟床边还有一个可能随时会扑上床的巨型犬。

田啮睁大眼睛望着墙壁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他的军服衣袖上依然附着着快凝固的暗红色血迹。手上白色绷带的红色血迹似乎也变得异常扎眼。
绷带上打着很别扭的结,松垮垮的似乎随时会散开。这是当时平腹给他系的。
“田啮你...拜托听我说好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乱跑的话也不会害你受伤了......!手还疼吗?没关系吧?对不起我那时候还是来晚了......可以原谅我吗?你现在起来打我也可以!或者骂我也没关系哦真的!”
激动,自责还有些犹豫的语气中不难听出,平腹此时正小心翼翼地说出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出口都过了脑子。
他可不想再惹田啮生气了,毕竟今天的事都是自己造成的......大部分是。
愧疚和后悔在这时涌上心脏。
三分钟。时间好像定格于此。
只是三分钟,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宽敞的屋子里安静的只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
一个急促而一个异常平静。
田啮突然翻过身,橘色的眸子就那样直直的盯着头上都开始冒汗的平腹。
“很热?”
“......啊啥?啊那个不是田啮你......!”
田啮伸出缠着绷带的手拽住了平腹的衣领迫使他低头。
大概是因为动作太大,绷带别扭的结终于散开了。

随后,田啮轻轻地亲了一下平腹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这个动作让平腹出乎意料。他在脑中想象了无数种情况,包括被揍成法式小甜饼。可唯独没有这个啊?
他愣愣的看着田啮,似乎还没回过神。

“......白痴。我没那么弱。睡觉。”

2.黑暗文风
“田啮,对不起。我来晚了......。你还冷吗,把我的外套披上吧?”
平腹低头看着靠在墙上的田啮。
帽子遮住了田啮的脸。但不难看出田啮的脸上沾染着的些许暗红色。有些血顺着田啮漂亮的脸流了下来,染红了他的衣领。有些已经干了的血粘在他脸上。
...... “田啮,别不说话嘛,起来打我吧?都是我造成的。我来晚了。”
平腹无奈的笑声伴随着这句话说出口。他蹲下帮田啮整理皱着的衣领。他还替他扶正了帽子,才看清帽子阴影下田啮深橘色的眼睛。
那在他眼里看上去就像是橘色的宝石。只可惜没了以往的闪亮。
“田啮。这次是意外。这样的伤你大概也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了吧。”平腹用手擦了擦田啮脸上的血。他的目光无法离开田啮好看的脸和骨节分明的手。
“我爱你。”
“田啮,我再告诉你个秘密。”
“我刚才说的话都是假的。”
3.少女系或小清新
“啊啊啊田啮前辈!我是新转来的平腹,从今以后就是搭档啦请多关照!”平腹笑嘻嘻的摘下帽子给田啮鞠了个躬,然而田啮看都没看一眼就只撂下一句“哦,好,工作吧,交给你了。”就扛着鹤嘴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了,看样子是去睡午觉。 “啊?哎哎哎田啮别走啊我还不知道要干......”平腹反应过来后立马跑过去抓住了田啮的手。 [田啮的手是冷冰冰的,跟他性格一样。]平腹这么想着。
4.翻译腔
“哦天哪我的田啮,为什么你就不能提起精神好好工作呢?!” “哦老天,我只希望你闭上你亲爱的嘴。”
5.汤姆苏玛丽苏
田啮摘下了他999K的纯金制服帽,擦了擦他天然金刚石打造的鹤嘴锄。因为被平腹惹怒而变成血红色的眸子怒视着穿着价值999999美元制服的平腹,轻蔑的说“嘁,渣滓,你不配喜欢我。”
6.一看就有病的文风
“平腹,你是baka吗,谁让你种花用铁锨的啊???”田啮一脸嫌弃的瞅着正在翻土地平腹。 “可是可是俺们在田里种地就用的这玩意儿啊!你们还用这小铲铲顶个P用真浪费时间。你们城里人话真多。 “什么?我话多?平腹你过来。” “啥我靠呃......!唔俺要被勒死了.....!!!”
7.向原版致敬
这这这......敬个队礼[bushi

评论(1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