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昼夢

既不高产也没质量的陆青衣。今天也是无所事事。
乱写乱画。

遐正|假车】这可是公共场合

·才补完的桐花医院,cp粮也太少了...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小学生文笔。
*ooc有,我觉得。
*遐正。
·如题,是个关于羞耻play的假车。
—————————————————————
    
      一开始,路遐还无法完全适应现在的情况。脑子甚至一时半会儿还没有绕过弯。
      自己现在的状况......说好听点儿是“它”,是“死神”,但事实上这跟幽灵又有什么区别?
      唯一让他高兴的事,是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和孙正在一起了。
     
      哎,这么一想好像也还不错!
      路遐的乐观精神总是在莫名其妙的地方发挥作用。于是他哼着小曲儿坐在了三楼的楼梯上,看着白天依然忙碌的人们暗自出神。
     
      
      在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孙正后,路遐换来的是对方一阵短暂的沉默,现在的气氛甚至略显尴尬。
       “嗯......那也是那种,比较厉害的幽灵。”孙正摸着下巴思考片刻,试图找个理由糊弄过去。
       “你认真的吗,正......?”路遐对这个回答有些哭笑不得,不得不说自己的爱人的确是少了点儿幽默细胞。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路遐一把拉住了眼前人的手腕,径直往资料室走去。
         即使两人相处了这么久,孙正依然是有些不习惯对方的行动力以及经常冒出的奇怪想法。
         鬼知道路遐到底想干什么......哦不对,现在就算是“鬼”也不知道了。于是孙正也顾不上询问,只好顺从地跟着他向资料室走去。

         
          两人现在在医院里进进出出倒是方便,连门都不用开,免去了开锁等一系列麻烦的动作,直接穿过资料室外的墙壁进到室内。
          
          刚到了资料室,路遐就一把将对方揽到怀里,同时又下意识地环视了一下四周。
          这儿早就被医院的人员打扫干净了,连书架都换了新的。但路遐此行的目的显然不是搜寻资料,用他的话来说,他是来——享受生活的。

         “你把我带到这儿来干什么?”孙正对于他的想一出是一出有些不满,皱着眉拍开了正欲环住自己腰的不安分的手。
         “没什么,就是有件事想实践一下,稍微配合我一下吧孙大才子?”路遐一边好声好气地说着,一边又继续将背对着自己的孙正圈进怀里。   
         路遐一只脚卡进了怀里人的两脚之间,微微使力地向旁一带,孙正的两条腿便自然地敞开了。
         而孙正此时则处于一种极其被动的状态,重心不稳险些跌倒时一把扶住了面前的书架,一时间有些举止失措。
         孙正想回头骂他,却发现身后的路遐更加得意忘形了,两只手竟然都伸到前面来解他的衬衣扣子了。
        
        “喂!你搞什么?!”
         路遐不难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些许怒意,但依然若无其事地凑的更近,几乎是贴着孙正的后背在他耳边低声回答。
        “实践的第一步啊,反正又没人看得见,你怕什么?”
         
          对方的话连同湿热气息如同恶魔的蛊惑一般,将孙正先前的思绪全部打乱了。
          他完全有能力反抗,但是他选择了接受。   况且路遐身上的味道还挺好闻的......等等,他到底想干什么?!孙正回头瞪了他一眼,正好对上路遐一副人畜无害的笑脸。
           
          孙正终于发现自己现在这副姿势有多色情了。
          微微弯下腰两腿敞开站着,对方仗着身高优势一只手圈着自己的腰往上抬,尽力不让他倒下去,自己的双手扶着书架只堪堪支撑起身子,这姿势实在是太难受了......路遐这白痴到底在干什么,白日宣淫?

           直到资料室的门传来一声“咔哒”的开锁声,路遐能感觉到孙正整个人都紧绷着,想必是紧张起来了,这正是他想要的。路遐镜片后的眼睛似乎都在发光。
           但不同于当初对门外未知的恐惧,此时的孙正是因为此时的不雅姿势,以及两人做这种事时被发现的羞耻感而紧张。
           像偷吃蜜糖的小孩听见了大人的脚步声一样,孙正不敢再有大的动作,生怕发出什么声音惹来别人的注意。

           成功了。
           路遐勾起嘴角露出得意的神情,手上动作也没闲着。解开孙正的衬衣后一只手径自向里摸去,手掌覆上对方肌肤带来的冰凉触感惹的孙正倒吸口冷气,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
         “路、路遐......你给我把手放开!”孙正尽量压低了声音用命令似的口吻冲他说,好像生怕被进来的那个小护士发现了一样,明明很凶的语气此时却显得有些底气不足。
            

            两人现在的确是在交往,就像他俩曾说的做对儿“鬼夫夫”。
            但肢体接触也仅仅停留在拥吻,那还是路遐主动的。孙正实在是不善于做这种事,处于被动地位让他更加不习惯。

         
       “我不放,正你就暂时享受吧。”
           路遐自顾自地抚摸着孙正的肌肤,一只手指极具挑逗性地从对方的喉结、锁骨和胸口,一路划至了裤腰与肌肤的缝隙,手还恶意地摸向人裆部。
           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路遐的语气中满是压抑不住的喜悦,兴致更甚地向孙正报告这个好消息。即使对方并不怎么想知道。
          “哎呀......正,你的身体已经出卖你了。”路遐说着,把孙正圈的更紧了些,“小帐篷都撑起来了,还说让我走?”
          孙正顿时感觉脑子一片空白面红耳赤,却仍然颤颤巍巍地开口想反驳,出口的话听上去反而有些撒娇的意味。
       “啧......你给我把嘴闭上!”孙正一边说着,一边动了动身子试图挣脱路遐的束缚,但全部是无用功。

————————————————TBC.———
           

      

      

[HTF]日常吵架② *双英/红蓝

“Hey Dont,看这个:日本那边说,把衣服上第二个扣子送给一个人,就代表爱他。看上去还挺有意思的不是吗haha!”

Did无所事事的玩儿着手机,饶有兴趣的翻看着这条微博。笑着转头想看看Dont什么反应——


Dont若有所思的低头看了看外套的拉链,什么都没说。


“Eh......Dont,其实没有扣子也没关系啊哈哈哈你说是吧?哎呀这都是哄小孩儿的我再给你找一个啊!Umm?Wait......!Umm......!Dont你做什么?!”

突然的吻让Did惊慌失措,推开Dont之后不明觉厉的看着Dont那张严肃的脸。


“改天去买衣服吧?”

“啊?为什么啊Dont你的衣服不是挺好看的???”

“别废话,白痴。”

---------------------------------End


失眠。[HTF]*did中心

坏消息是,Splendid最近失眠了。

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问题出现了很久。

因为缺乏睡眠,did头痛欲裂。他只好穿上外套飞在小镇上空巡逻来打发时间。

他有时会去dont家,看着dont的睡颜嘲笑一番后离开,留下一个简笔画证明他的到来。

他有时会去Flippy家,打开他家的冰箱品尝一下他烤的饼干,然后留下一朵野花送给这位温柔的军人。

他有时会去Flaky家,这个小姑娘经常会给他送些小手工艺品,所以他给她买了些小发夹。

他有时会去Nutty家,看着搂着糖罐睡觉的Nutty哭笑不得,然后在他床头柜上留下Sniffle托他带的牙疼药。
-----------------------------------
好消息是,Splendid最近失眠了。

因为他看见了白天看不到的美丽夜景。

[*狱都事变]同学们考试加油。

“考试的时候,不要紧张,认真答题,不要走神。”
斩岛像往常一样十分严肃的盯着你,这么认真还有点儿命令意味的语气让你有些不自在。斩岛看着你的手紧张的都不知道该放在哪儿,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把自己的制服帽戴在了你的头上逗你开心。

“考试,加油。”

-----------------------------------

“考试?尽力而为吧,我相信你。”
肋角拿着烟杆看向窗外,好像若有所思。
发现你来了之后就把烟杆放在了自己的桌上,径直冲你走来。
身高差使你抬头才能看见他的脸,发现他不同往常的温和的冲你笑,然后吐出的烟圈刚好打在你的脸上。你咳嗽了几声,刚想说话却被他抢先了,

“加油。去看看书吧。”

语毕,他的手轻轻地拍了拍你的头顶。

----------------------------------- “考试啊,应该不是很难。在这之前有不会的题目可以过来问我哦。”
佐疫的嘴角微微上扬,漂亮的水蓝色眼睛对你眨了眨。
[感觉要迷失在这笑容里了......]你有些出神的想。
“哎,别发呆了,去看看书吧?或者我带你出去走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好。”佐疫敲了敲你的脑袋,随后一脸笑意的抬起手要和你击掌,

“那么,加油!”

-----------------------------------

“考试?那种东西真的,太麻烦了。”
田啮一脸过来人的样子嫌弃的皱了皱眉,今天的田啮还是这么没干劲。
田啮终于站起来慢悠悠的朝你走过来,手上不知轻重的砸了一下你的木头脑袋,
“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去看书,快点儿。”
看着你皱着眉揉脑袋的蠢样子,田啮难得的笑了一下,虽然嘴角上扬的幅度几乎看不见。
他伸手揉了揉你的头发,向来不会鼓励人的田啮笨拙的说出一句话,

“......加油?”

-----------------------------------

“啊?考试?那种东西太没意思了咱们还是出去找点儿有趣的东西吧!”
平腹拉着你的手兴冲冲地正准备往出走,突然才想起你无数次的说过这考试非常重要,转过身眼神中满是歉意的看着你。
“看你这几天复习到这么晚,考试很重要吧?那我就留下来陪你好了!不过问题什么的我可不擅长!呃......问我的话我还是会想办法帮你解决的!”他挠了挠头发,然后笑眯眯的伸出握拳的手碰了一下你的胸口。

“一起加油吧!”

-----------------------------------

“重视点儿这次考试,你也知道很重要。所以这几天不要乱跑,好好复习。”谷裂一本正经的盯着你。你开玩笑的问他能不能帮你搞到答案,他有些惊讶又感觉有些好笑,“那种东西我怎么可能有啊白痴。”他严肃的看着你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他转身准备走,却在走了两步后停下。谷裂背对着你,只留下一句话,

“这次考试,要加油啊——”

-----------------------------------

“嗯?复习之前不先来喝杯小酒吗?”木舌眯起漂亮的眼睛笑着和你开玩笑,手里还提着喝了半瓶的酒瓶。
“哈哈,开玩笑的。要认真复习啊!”他放下酒瓶子,好像还有些迷迷糊糊的,没放稳的酒瓶把酒撒了一地。
你手忙脚乱的正准备收拾却被他拦住了。
他给你的杯子里倒上了果汁,抬手要和你干杯。杯子相撞发出的声音似乎特别悦耳。

“考试加油,干杯——!”

----------------------------------- “对不起我不是很会鼓励人。但是,但是......”
maki的手不自在的玩弄着发梢,抬头时你看见的是她灿烂的微笑。
“考试的话,加油哦。我在这里等你胜利归来!”说完她给了你一个拥抱,她搂的有些紧,好像要把全部的力量都传达给你。

“务必加油!”

----------------------------------- “......。”Yuuko的笑容很美,像夏夜温柔的风。
她好像对你说了什么,但听不见声音。
她留下这句话后就转身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你刚开始有些诧异,但随后你就清楚的明白,这个温柔的少女对你说了什么。

“がんばれ!”

[狱都事变]*平田 文风挑战。持续修改中。

1.自己惯有的文风
“喂,田啮......醒着吗?”平腹蹲在床边纠结地皱着眉头,眼中的担忧也毫无掩饰的展露出来。
他不善于掩饰自己。或者说,他并不会把心思用在如何收敛情绪上。
但也难得平腹能这么安静。他尽量放轻了声音轻声问田啮。

“嗯......。”田啮侧过身尽量不与平腹的眼神交汇。他此刻当然十分清醒,毕竟床边还有一个可能随时会扑上床的巨型犬。

田啮睁大眼睛望着墙壁好像在思索着什么。
他的军服衣袖上依然附着着快凝固的暗红色血迹。手上白色绷带的红色血迹似乎也变得异常扎眼。
绷带上打着很别扭的结,松垮垮的似乎随时会散开。这是当时平腹给他系的。
“田啮你...拜托听我说好吗?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如果不是我乱跑的话也不会害你受伤了......!手还疼吗?没关系吧?对不起我那时候还是来晚了......可以原谅我吗?你现在起来打我也可以!或者骂我也没关系哦真的!”
激动,自责还有些犹豫的语气中不难听出,平腹此时正小心翼翼地说出每一句话。甚至每一个字出口都过了脑子。
他可不想再惹田啮生气了,毕竟今天的事都是自己造成的......大部分是。
愧疚和后悔在这时涌上心脏。
三分钟。时间好像定格于此。
只是三分钟,两个人都没有再说一句话。宽敞的屋子里安静的只听得见彼此的呼吸声。
一个急促而一个异常平静。
田啮突然翻过身,橘色的眸子就那样直直的盯着头上都开始冒汗的平腹。
“很热?”
“......啊啥?啊那个不是田啮你......!”
田啮伸出缠着绷带的手拽住了平腹的衣领迫使他低头。
大概是因为动作太大,绷带别扭的结终于散开了。

随后,田啮轻轻地亲了一下平腹那张喋喋不休的嘴。

这个动作让平腹出乎意料。他在脑中想象了无数种情况,包括被揍成法式小甜饼。可唯独没有这个啊?
他愣愣的看着田啮,似乎还没回过神。

“......白痴。我没那么弱。睡觉。”

2.黑暗文风
“田啮,对不起。我来晚了......。你还冷吗,把我的外套披上吧?”
平腹低头看着靠在墙上的田啮。
帽子遮住了田啮的脸。但不难看出田啮的脸上沾染着的些许暗红色。有些血顺着田啮漂亮的脸流了下来,染红了他的衣领。有些已经干了的血粘在他脸上。
...... “田啮,别不说话嘛,起来打我吧?都是我造成的。我来晚了。”
平腹无奈的笑声伴随着这句话说出口。他蹲下帮田啮整理皱着的衣领。他还替他扶正了帽子,才看清帽子阴影下田啮深橘色的眼睛。
那在他眼里看上去就像是橘色的宝石。只可惜没了以往的闪亮。
“田啮。这次是意外。这样的伤你大概也一时半会儿恢复不了了吧。”平腹用手擦了擦田啮脸上的血。他的目光无法离开田啮好看的脸和骨节分明的手。
“我爱你。”
“田啮,我再告诉你个秘密。”
“我刚才说的话都是假的。”
3.少女系或小清新
“啊啊啊田啮前辈!我是新转来的平腹,从今以后就是搭档啦请多关照!”平腹笑嘻嘻的摘下帽子给田啮鞠了个躬,然而田啮看都没看一眼就只撂下一句“哦,好,工作吧,交给你了。”就扛着鹤嘴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了,看样子是去睡午觉。 “啊?哎哎哎田啮别走啊我还不知道要干......”平腹反应过来后立马跑过去抓住了田啮的手。 [田啮的手是冷冰冰的,跟他性格一样。]平腹这么想着。
4.翻译腔
“哦天哪我的田啮,为什么你就不能提起精神好好工作呢?!” “哦老天,我只希望你闭上你亲爱的嘴。”
5.汤姆苏玛丽苏
田啮摘下了他999K的纯金制服帽,擦了擦他天然金刚石打造的鹤嘴锄。因为被平腹惹怒而变成血红色的眸子怒视着穿着价值999999美元制服的平腹,轻蔑的说“嘁,渣滓,你不配喜欢我。”
6.一看就有病的文风
“平腹,你是baka吗,谁让你种花用铁锨的啊???”田啮一脸嫌弃的瞅着正在翻土地平腹。 “可是可是俺们在田里种地就用的这玩意儿啊!你们还用这小铲铲顶个P用真浪费时间。你们城里人话真多。 “什么?我话多?平腹你过来。” “啥我靠呃......!唔俺要被勒死了.....!!!”
7.向原版致敬
这这这......敬个队礼[bushi

[叶黄]日常。

叶修正好下楼去买了包烟,刚走到自家楼下就接到黄少天的电话。

他想了想还是接了。在他接完之后他又后悔了。

“喂?老叶啊我跟你说你先别上来啊我马上就下去了!苏妹子上次跟我说车站附近有个新开的冰淇淋店咱俩去尝尝啊别上来在楼下等我拜拜!”

“哦......”电话里的声音太大了叶修无奈只能把手机拿远了点儿,结果是他什么都没有听见。

这次的通话记录显示是,20秒。

叶修慢悠悠的走到了电梯间正准备搭电梯上楼,一开门就看见黄少天对着电梯里的镜子整理发型。

“噗少天你干什么呢?”

“嗯?!我靠吓死我了老叶你别像个鬼一样啊!哎对了我不是跟你说在底下等我了吗你站这儿干什么?是来迎接本剑圣的吗你好意我心领了啊哈哈哈!”

“你让我在楼下等你?你说了?”

“我说了啊!你难道没听见?!”

“没听见。”

“老叶你大爷!别废话了走走走人家五点就关门了这都四点四十了!”黄少天说完就拉着叶修的胳膊往出跑,害得叶修没站稳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


黄少天拉着叶修一路小跑到了马路这边,车站就在对面黄少天可以看见旁边的冰淇淋店排了好长一个队。

“哈......哈......哎我说......剑圣大大你急什么啊跑了一路了这都......让哥缓缓......”叶修拍了拍胸口有些喘不上气,刚才急得把嘴里叼的烟都掉了。

“老叶你行不行啊真是缺乏锻炼。哎红灯就剩30秒了你快点儿啊!”黄少天回头看了看叶修又看了看红绿灯,二话不说就松开了牵着叶修的手自个儿过了马路。


等他兴致勃勃准备去排队的时候一回头发现人没了,往回退了几步才看见叶修还在马路对面不紧不慢的点上了一根烟,看样子是准备等这一分钟的绿灯过去。此时红灯还有10秒。

“靠老叶真是有闲心啊真麻烦还得让本剑圣带他过去。”黄少天一边注意着车一边小跑又回去马路那头接叶修。


“老叶你怎么这么麻烦啊刚才明明可以过去你说你怎么就懒成这样了?!”黄少天说完这句话一把牵起了叶修的手准备过马路,一看红灯早就变了。叶修这边还手插兜抽着烟享受人生呢。

“靠靠靠老叶你看你干的好事儿!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知道吗!”黄少天不满的抱怨了几句。牵着的手也忘了松开,索性就这样一直牵着了,反正这都已经成习惯了黄少天也没觉得什么不对劲。直到旁边路过的妹子们看了看他们然后就高兴的在一旁窃窃私语。

“哎那些妹子怎么了啊老叶......靠靠靠松手松手我叫你松手!”黄少天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对,使劲挣扎着想抽出被叶修的牵的紧紧的手腕,奈何自己手劲比不过他。“少天这是你自己要牵的怎么能反悔呢,你说是吧?”叶修笑眯眯的看着黄少天有些泛红的脸颊。


那就牵着呗也没办法了豁出去了。黄少天这么想着,怀抱着一股大无畏精神。


黄少天想赶快过了马路让叶修松手,但他好像又有点儿流连忘返了。“叶修手掌的温度......不不不我在想什么靠!”黄少天摇了摇想摆脱这种念头,然后加快了脚步。可是他明显感觉后面的叶修在拉着他不让他走快。

“少天看车。发什么呆。”叶修把黄少天往后拉了点儿让他和自己并肩走。


俩人就拉着手慢悠悠过了马路,刚好一分钟。

黄少天也如愿吃到了冰淇淋。服务员小姑娘还说是开业酬宾送小礼物,黄少天开心的拆开了天蓝色的包装纸一看......

一袋儿秋葵种子。

“噗我靠这都什么玩意儿?!故意的吧!来老叶别客气送给你了啊这玩意儿本剑圣不稀罕!”黄少天皱了皱眉,眼都没眨一把扔给了叶修。然后有些气愤的吃了一大口巧克力冰淇淋。


叶修看少天这么喜欢吃冰淇淋,就又买了一盒拿回家冻着。他相信在晚上,这冰淇淋会派上用场。

-------------------------------End.-


Dream. [HTF] *Splendid中心

他又做梦了,再一次的。依然是被惊醒。

现在是凌晨两点。

“Oh god......Give me a break......”头疼欲裂。

他迫使自己去重复梦境,但显然那很难,那个红色的身影十分模糊。

“Haha,Lumpy.说起来你肯定会觉得可笑,hero这几天失眠的太严重了!我相信你看得出来它已经严重影响到了本hero的工作!所以,Lumpy,给我开几服药,我希望它药效能快点儿。”

“......”

“Hey Lumpy?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

他推了推Lumpy的肩膀。Lumpy长着蓝发的脑袋滑了下来,滚落到他脚边。

“Oh God!Lumpy?!该死.....头好疼......”

他这几天在不停的做梦,醒来,睡觉,做梦。

他去浴室冲了个澡来让他快当机的脑袋保持清醒和理智。

当他吹干了头发向窗外看的时候,他亲眼目睹了一个人跳楼自杀。 红色的影子飞快地从窗外划过坠下。

他坚信是自己看走了眼,直到他将头伸出窗户向才下看,映入眼睛的是Flaky支离破碎的尸体。

红色从她身体流出,无时无刻不在刺激着他的眼球。随之到来的还有抑制不住的呕吐感和剧烈的头痛。

醒来时他发现他躺在病床上,和洁白的天花板。还有床头柜子上摆着的几朵野荨麻花。

这几天的梦折磨的他几近崩溃,最糟的是安眠药和止痛药早就吃完了。

他搓揉着紧张的太阳穴,决定出去转转呼吸新鲜空气。

世界给他了个惊喜,小镇空无一人。

除了他,其他人就像人间蒸发一样。

他相信他还在做梦,他惊慌失措的使用能力飞上天空附视小镇,中途差点摔下去。

他快崩溃了。 他的脑袋快要炸了。

“Flippy......Flaky......Nutty......Mo......我,我一定是在做梦!Haha我病的太严重了,都出现幻觉了!God!原谅Hero......”

-----------------------------------

“Splendid,我数三秒,你就醒来——”

“Three——”

“Two——”

“One.”

“BOOM——”

-------------------------------End--

脑洞大开的杰作,毫无意义。瞎写瞎写打发时间。Umm......大概会有后续。吧。
哦对了,以及这玩意儿可能会发展成双英路线,大概。
Good night.

HTF梗,存。

下午体育课时候想了个HTF大概的剧情,英军英/觉军。

在欢乐树村子的森林深处住着Fliqpy,大家都不敢靠近那个森林[大家并不知道还有ppy的存在。

然后一天小Nutty被糖果引诱到ppy家然后被qpy杀了[。

一天拖鞋一行人误打误撞进了森林发现nutty的尸体,带回尸体安葬了nutty。

我们欢乐树伟大的的英雄did![bushi 肩负着赶走qpy的重要任务去了森林的qpy家。遇见了正常的ppy,然后就,一见钟情了呗[bushi

did决定留下陪ppy,没回村子。大家就觉得did可能已经死了就悲伤的为did举行了葬礼。

ppy也喜欢did就努力用药物控制病情,终于一天病情崩溃。qpy和did====两个情敌殊死搏斗[bizui 然后, 俩都死了[。

其实我在脑内构思时候是一个很唯美很棒的故事,为什么写出来看着这么,奇怪。

不管了。

瞎写狂魔

“Hey,怎么了Sherlock?今天为什么戴口罩?等等你脸色也不太好,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John,真的。咳等等......。哦这该死的东西.....。”

“What the F......。为什么是玫瑰花瓣Sherlock?!”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我会想办法解决这该死的东西的John,所以我现在不想说话。”

“Sherlock,听John说你生病了......。哈哈,狗尾巴草?这是什么sherlock?”

“我想你没必要知道,Mycroft.”

umm......大概是军英军?

外面的雨还是淅淅沥沥的,雨点拍打着窗户玻璃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Mole在用他的盲杖弹着钢琴?Splendid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有这种想法。但很显然,Did并不怎么喜欢雨拍打着窗户的声音。

“哦这该死的声音吵到Hero了!”Did索性把正织着的毛衣扔在了一旁,“Flippy你能帮忙把那边的窗户关上吗?”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Did先生。”Flippy正在那边的单人沙发上坐着看书。听见Did的抱怨声他只是微笑着起身看向了窗外。但重要的是,Flippy的笑容简直就像是太阳发出的温和的阳光,至少Did是这么认为的。

“Hey,Did先生,天空放晴了。”